小黄车烂尾:36亿押金,压垮了戴威最后的骄傲!

波士邦 | 1970年01月01日 08:33 浏览: 1720

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人类从不汲取历史的教训。

腾讯投资合伙人夏尧曾三次劝说ofo入城,均被戴威秒拒,让ofo失去了入城最佳时期;戴威冲着电话发怒,“ 滴滴的人都给我离开ofo!”,让ofo处境维艰;在退押金这件事上,押金变成P2P,消耗光了用户对他最后一点好感。

打开小黄车的APP,那句“骑时可以更轻松”早已经换成了 “共享单车的原创者和领骑者”,原创者隐藏着对后期竞争对手后来居上的不甘,领骑者是一个落魄王者无力回天时的悲凉。

骄傲使人落后,骄傲使人迷失自我。骄傲,要了小黄车的命

c0e0eba5f717469e8f1f461a3d7eebdd

fo退你押金了吗?

当这个问题已经上升为全民问题时,从这个角度来看,当年的戴威的确是成功的。

不过如今,大家似乎都被小黄车坑的一样惨:余额退款无望,没有人工客服,小黄车主题曲倒是听了无数遍。

贾跃亭说,乐视要么伟大,要么死亡,可话还没说完,伟大的乐视就欠下了80亿债款。

戴威说,终有一天,我们ofo会和Google一样,影响世界,可这一天还没到,小黄车就告别了中关村传奇地标理想国际大厦,龟缩到分公司的办公点苦苦支撑(公关给的解释是房租到期了)。

10b3b54403364127a8632329996128bf

戴威最近的烦心事不少,并不只是用户押金的事情,ofo的债主实在太多了:大概半年前的ofo整体负债就已经有65亿了,用户押金36.50亿元;欠上海凤凰自行车厂6815万;欠百世汇通310万......

为了还钱,公众号上卖蜂蜜,押金变成P2P,真不容易

08d3803ae4d14a6ca0381f77f56428a3

不过刀哥也很好奇,戴威在ofo已经出问题的时候,还迫切的“想要把控公司的独立经营权”,甚至将滴滴派来的总裁赶出办公室,也不知道底气从何而来。

戴威冲动可不止一次,当记者问他ofo的融资节奏是什么时,戴威不假思索的回答,就是一直融呗。

不过有一句话,戴威倒一语成谶:

“任何企业灭亡的原因都不是具体的错误,而是骄傲。”

1、对投资人骄傲:“爸爸”的大腿不好抱!

在俞敏洪还没有说错话之前,他曾经给投资人和创始人之间的关系打了个比方。

就好比谈恋爱,女的不管长得多漂亮,多有气质,如果要这要那,这个男人也不一定会娶她;但如果女的又漂亮,又有气质,又是旺夫相,也就是说这个项目本身确实挺值钱,但这个男的还不太愿意出钱,这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

在三年前,ofo就是一脸旺夫相的项目,而戴威却因为自己的骄傲三番四次的错失了自救的最佳时机。

诸葛亮心气再高,三顾茅庐要是一直不迈出那一步,也无法成为“神算子诸葛亮”,戴威在收购这件事上,一直拒绝往前迈一步。

当年戴威用了20串羊肉串,拜托中文系的师弟写了一封振奋人心的公开信——《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》,可大事业烧钱,ofo日订单从几万单一下子涨到40万单,购车、开发、技术、运营,戴威的100万很快就用光了。

2016年,是朱啸虎的投资救了戴威。

a12e6ba0a9ac4dce98d45c8ab98940be

这都不算关键,最重要的是,朱啸虎后期曾在多个场合为ofo摇旗呐喊,甚至不惜与马化腾朋友圈互怼。

当ofo和摩拜陷入融资、烧钱的拉锯战时,朱啸虎说,消耗战没意义,要有大格局大智慧,2017年年底是ofo和摩拜合并的最好时机。

可自信的戴威,以 “资本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”一口回绝了朱啸虎。

朱啸虎以30亿美金估值退出ofo,这次恋爱几乎两年,时间最长。

2016年9月,滴滴程维给了戴威数千万美元。到2017年上半年的时候,滴滴已通过多轮融资跻身ofo第一大机构股东。但拿了钱的戴威,依然想独立战斗。

去年11月,滴滴派往ofo的三位高管“集体休假”,也就在那个月,媒体报道出细节,说戴威在办公室内大怒,将执行总裁付强赶出自己的办公室。付强正是滴滴派给戴威的。

270610a8c5914eef8f8972962858bedb

2017年12月,滴滴移情别恋,上线“青桔单车”,和第二个投资人闹僵,戴威只用了一年。

为了平衡滴滴在ofo中的权力,戴威又引入了阿里系资本。

但是此时的ofo,早就花容失色、没有了旺夫相,遭遇到了很严重的资金链危机。

此时市场上已经有传闻,ofo将会被阿里系的蚂蚁金服所收购。不过,戴威再次否认了传闻,可能是有了早前滴滴教训,戴威在阿里和滴滴之间犹豫了,最终选择了谁也不跟。

如果此时ofo能够在滴滴跟阿里两者之间任选一家,并引入新一轮资本。ofo也绝不会沦落到目前被传闻将倒闭的境地。

在戴威眼里,公司控制权显然排在第一位。

​戴威赌的是,共享单车这件事,能成。

2、在管理上很骄傲:高管贪污、内部关系复杂

在员工眼里,戴威的性格标签,是特别“信自己”、“认自己”、“坚持自己”。

而既使是欣赏他的ofo人,也提及, 太过于信自己,是戴威身上的缺点,这会使他对于一些困难没有充分的了解。

于是在管理上,ofo这个被资本喂大的孩子表现出了极不成熟的一面。

从2015年创业至今,ofo一共经历大小十轮融资,最初阶段,这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错觉,年轻的ofo员工开始沾染上“很骄傲”、“不差钱”的心态。

做活动不计成本,发快递只用顺丰,到了后来,一个区域运营一个月可以贪几万,一个学校的运营都能贪几万十几万的。

还有人称ofo某城市的供应链被架空,维修仓库主管负责采购,把十年前的旧胎当做新胎采购回来,并直接进行组装。

管理层也不怎么样,一人一辆特斯拉,钱从哪里来?

28e4cc6497164760ae74b73db9b97d28

ofo早期的文化氛围,就像戴威在北大当学生会主席一样,有着浓厚的学生组织气息,随性、松散、粗放、缺少治理章法。

导致的结果就是内部常出现集体离职的状况,2017年中旬ofo爆发了最大的离职潮。

戴威擅长打鸡血,给高管送牧马人、送期权、送奖励,深夜开怀畅饮过后在微信群、QQ群、钉钉群里,轮番发红包,甚至被裁掉的员工如果不想走,依然可以留在公司。

ofo的员工胜则举杯欢庆,败就散如鸟兽。

后知后觉的戴威曾经在一次采访中吐露心声,“这种做法看起来比较善良比较nice,其实是害了这个人也害了公司。”

005f9c9d54994c83b33f3a7a3391afbc

3、对用户骄傲:选择最低级的方式打压对手!

戴威似乎不太重视用户体验,甚至在后期,他想做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带着ofo “独立”出去。

当年摩拜因为造价高、投放量小,押金是ofo的3倍并不被人看好,而ofo凭借足够多的投放量和轻便的骑行体验获得一大批忠实用户。

但是,占据领头羊位置的ofo却选择了最低级的方式对抗摩拜:

疯狂投放车!

但几个月后,摩拜因为设计之初就考虑了损坏情况,而且可以通过 GPS 寻找到车,基本扫开就能骑,体验非常好。

而戴威的做法是,投放更多车!

而疯狂投放的弊端,在监管到来之际狠狠地补了ofo自己一刀——“共享单车已经饱和,不允许投放新车”,也就是说,此时的竞争变成了:谁的车耐骑,谁就能笑到最后。

2017年冬天是最能体现经营公司态度的,冬天单车使用率低,摩拜大量回收车子,进行保养;ofo少有动作,车本身质量一般,又不注重维护。

都是堆成山的小黄车,静静在那里风吹日晒雨淋冰冻,部件老化锈蚀,小黄失去自己唯一的优势。

打个比方,就好像两个各有偏科的学生,一个到了寒暑假查漏补缺,一个完全放养,不主动学习。这种学习的态度,已经决定了下次考试的结果。

29d57f4f9059411e98e16dc8d21b7fc5

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人类从不汲取历史的教训。

腾讯投资合伙人夏尧曾三次劝说ofo入城,均被戴威秒拒,让ofo失去了入城最佳时期;戴威冲着电话发怒,“ 滴滴的人都给我离开ofo!”,让ofo处境维艰;在退押金这件事上,押金变成P2P,消耗光了用户对他最后一点好感。

打开小黄车的APP,那句“骑时可以更轻松”早已经换成了 “共享单车的原创者和领骑者”,原创者隐藏着对后期竞争对手后来居上的不甘,领骑者是一个落魄王者无力回天时的悲凉。

骄傲使人落后,骄傲使人迷失自我。骄傲,要了小黄车的命


发布
需求
意见
反馈
客服
公众号 波士邦微信公众号

400-666-8188

0755-86725180

在线客服

9:30-18:30